人员查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食品安全 >> 内容

双沟酒业与洋河名酒的黑色内幕

时间:2012/9/21 11:48:33 点击:

  核心提示:来源:京都资讯 作者:熊科义 李志刚领导层签订的合同有效,可以得到应有的劳动报酬,而职工签订的合同却要作为“工资结余”、“改制成本”,不能得到这些血汗钱。   近日,本报接到江苏双沟酒业职工代表反映,...
来源:京都资讯    作者:熊科义 李志刚
     领导层签订的合同有效,可以得到应有的劳动报酬,而职工签订的合同却要作为“工资结余”、“改制成本”,不能得到这些血汗钱。
  近日,本报接到江苏双沟酒业职工代表反映,双沟酒业在生产过程中没有执行GB/T10781.1-2006国家标准(固态酿酒法),而是使用了GB/T20822-2007国家标准(固液酿酒法),大量使用食用酒精酿酒,致使产品质量大打折扣。
  此外,双沟酒业在外地设立多处包装线,造成国家税收流失;拖欠职工承包奖金8000多万元,厂领导利用这笔钱“生钱”等问题也是群众关注的重点。
  针对群众反映的问题,记者多次赴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双沟镇进行调查。9月6日,双沟酒业宣传部主任在接待记者采访时表示,对这些事情并不知情,“你们可以去找市里的相关部门。”在宿迁市政府,宣传部吴主任热情接待了记者,并为我们找来了主管双沟酒业事务的市经信委领导。9月7日,宿迁市经信委主管纪检的领导、办公室主任以及主管信访的领导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洋河蓝色经典可能是双沟酒业的低质原浆酒勾兑而成
  双沟酒业可谓淮河名酒带上一颗闪耀的明珠。它先后获得“中国明星企业、中国名牌产品、江苏省先进企业、国家二级计量合格单位、江苏省全面管理质量奖、江苏省质量信得过产品、江苏省优质产品”称号;并通过“ISO2200食品安全管理体系与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认证”。作为江苏规模型白酒企业,宿迁市龙头骨干企业,双沟酒业连续三年被授予“中国白酒工业百强企业”称号。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外表光鲜的名优企业,产品质量却也得不到保证。“在生产过程中,双沟酒业私自更改降低白酒企业国家标准,将固态酿酒法改为固液酿酒法,使用食用酒精酿酒,产品质量大打折扣。”双沟酒业原质量处处长告诉记者。
  在双沟酒业大门口,记者曾拍到运送食用酒精的车辆。据双沟镇群众介绍,这些运送酒精的车辆每天都明目张胆的往酒厂里开,“以前都是白天送过来,知道拍了照片后白天就不送了,都是在晚上10点以后到凌晨4点之间送。”
  固态酿酒法和固液酿酒法有什么区别呢?双沟酒业的产品销售如此广泛,使用食用酒精酿酒又是如何瞒过消费者的味蕾的呢?
  业内人士介绍说:“固液酿酒法就是在生产过程中将大量食用酒精添加到固态发酵原料中,再进行蒸馏,这样生产出的低档原浆酒(工人称为串香酒)就没有了食用酒精的刺鼻味道,喝酒的人也就很难知道这些酒含有食用酒精。”
2011年,洋河、双沟两大名酒企业整合为苏酒集团,双沟酒业变成了苏酒集团的原酒生产基地,其用固液酿酒法(使用食用酒精)生产的原浆酒,不但用于勾兑双沟酒业的珍宝坊等系列双沟大曲,也可能被用于勾兑洋河酒厂的蓝色经典等系列洋河大曲。连这些名酒都可能是用低档原浆酒勾兑出的,消费者还能信任谁?
    运送食用酒精的车辆。据双沟镇群众介绍,这些运送酒精的车辆每天都明目张胆的往酒厂里开……
  在采访中,宿迁市经信委领导表示:“这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事情,对此我并不知情。知道的不能不说,不知道的不能瞎说。”
  外设分装线偷税漏税,政企分开政府“没法管”?
  更改降低白酒企业国家标准损害的是消费者的利益,而在外地设立包装线则是与国家有关政策相悖的,也是严重损害国家利益的行为。
  据了解,我国的名酒企业是不准在外地设立包装线或建分厂的,但双沟酒业却先后在四川省、辽宁省梅河口通化龙宝酒业、南京市潥水县石湫镇(开发区,普实机械厂旁)、江苏省沭阳县沂河酒厂、泗洪县(江苏)太平洋酒业等地建分装线。“这些地方生产的成品酒都不进入双沟酒业的账面核算,实则是偷漏国家税收。”知情人士介绍说。
  记者曾对双沟酒业的一些分装线进行实地调查。这些分装线的地点都非常隐秘,也都没有厂名和标牌。它们一年能销售多少白酒我们不得而知,但据南京市潥水县石湫镇分装线的看门人章先生透露,该厂每天生产成品酒3500箱(秦淮源大曲,双沟大曲系列酒之一)。白酒的比例税率为20%,定额税率为0.5元/斤,相信这些分装线的税收不会是个小数目。
  宿迁市经信委有关领导对于分装线的问题也表示不知情,“第一次听说,要找相关部门。”当记者提出应该找哪个部门时,经信委主管纪检的肖书记告诉我们:“这个我也不了解,你们说哪个部门清楚这个事情我们就给你们找哪个部门过来。”这让记者很困惑,我们怎么会比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更清楚政府相关部门的职能?
  当记者要求采访了解这些事情的领导时,宿迁市经信委领导表示:“我们是政企分开的,企业的事情政府不知道,所以很多内部的事情还是要问企业。”企业说要问政府,政府说要问企业,到底找谁呢?政企分开就表示企业可以完全脱离政府的监管,为所欲为吗?
 侵占职工八千多万元血汗钱的黑色内幕
  采访中,双沟酒业的职工代表告诉记者:“从1988年至1995年12月31日,双沟酒业与市、县两级政府签订了两轮承包责任状,在这8年时间里,市、县两级政府按协议核定逐年将承包奖金按实际实现数提取给双沟酒业。在此过程中,双沟酒业厂级、副厂级干部均足额领取了奖金,从十几万到一百多万不等,但应发给近2000名职工的奖金8500多万元却一直没有兑现。”
  职工代表的说法也在当年双沟酒业董事长陈森辉的证明材料中得到了印证。证明材料写到:“我个人的效益奖金是市、县两级政府分别从本级财政中直接拨出对我进行奖励的,而承包奖则是根据责任协议书的规定,从工效利润中按一定的比例提取,截止1996年10月底,已累计取提金额8805.5万元……”后陈森辉董事长调离双沟酒业,接任的潘董事长也向职工承诺要返还欠工人的钱。当年的双沟酒业副书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说:“这笔是职工的血汗钱,应该发给工人……”
  拖欠职工承包奖金是不争的事实,那这笔巨款到底去向何方呢?职工代表拿出一份从市政府相关部门打印的材料告诉记者:“当年,双沟酒业十名厂领导将8000多万元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1600万元,并将这笔钱以他们的个人名义入股双沟酒业。至2011年5月洋河、双沟合并,双沟内部股以1:18.3被收购。至此,加上每年的分红,十名厂领导从中获利4亿多元。”双沟酒业前财务处处长对职工们的这一说法进行了证实。同时,财务处长还表示:“这笔钱是工资增长的基金,是应付工资下面的一个二级科目,应该发个职工。”
  这8000多万元的去向,宿迁市经信委领导给出了明确的答案:“这笔钱作为工资节余,不是一定要发给职工的,可发可不发。国有企业改制时,这笔钱作为了改制成本……改制后就不能随便发了。”同时,市经信委还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没有盖章也没有任何人签字的打印物,以说明8000多万元的去向。
  9月15日,苏酒集团宣传部给予的书面答复也与宿迁市经信委领导的答复完全一致。
  这样的答复真让人无法接受。同是一家企业,同样分别与单位、政府签订绩效分配合同,但领导层签订的合同有效,可以得到应有的劳动报酬,而职工签订的合同却要作为“工资结余”、“改制成本”,不能得到这些血汗钱。在我们今天这样一个高度文明的法制社会,一企两制的不平等竟然在双沟酒业演绎得如此淋漓尽致。
处理好职工和企业的利益,无疑是双沟酒业现在迫切需要完成的事情,但国家和企业利益的处理也不容忽视。据了解,双沟酒业在1996年企业升级时的固定资产有7亿多元,而到了2004年实行股份制时只剩下了1.015亿元;“苏酒”品牌在2005年无偿交由南京海运公司经营,2008年又以1600万元收回,据双沟酒业驻南京办事处一位知情人士透漏,南京海运公司曾为双沟酒业某领导购买了一栋价值400万元的别墅,现在市值2000多万元;维维集团2006年8月注资8000万元,至2009年7月分红几千万,最后得到股权转让金3.9亿……这些都是致使国有资产流失的事实。
  我们真诚希望双沟酒业从维护社会稳定、维护地方社会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大好局面出发,坦然面对问题、面对困难,科学、有效、公平、公正解决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有计划、分步骤把职工的血汗钱归还给辛苦的工人。
  采访后记:
  在对宿迁市经信委进行采访后,记者又对双沟镇的群众和双沟酒业职工进行了回访。职工代表对市经信委领导关于8000多万元承包奖金去向的回答很不以为然,“你们采访的经贸委(现经信委)纪检领导曾在2009年9月与其他两位政府工作人员一起,在双沟酒业202、204房间和职工代表商谈近6个小时,并表示政府愿拿出300万元,给几位工人代表每人20万元,余下的全给某职工代表养老,并在宿迁市为其买两套别墅,被职工代表拒绝了。”
  职工代表告诉记者:“接受你们采访的市经信委一位领导私下对我说过,洋河酒厂、双沟酒业最近7年时间都是他一人负责审计,其表示‘你们追紧了我要承担责任’。”
  而经信委向记者出示的打印物,实际上是2009年传给职工代表的打印回函,既不是文件也没有宿迁市政府的印章。“这份回函明确表示承包奖金8508.7万元不发给职工,用于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职工的经济补偿,并一次性缴纳社会保险费,以及内退职工的生活费。而实际上,职工们一直是自己缴纳社会保险费,给予内退职工1万元买断工龄的钱,工人们也根本没有领到。

 来源:网络

 

欢迎转载本站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